故事中國

中篇故事

您當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囚徒座上賓

故事中國 2018-02-27 圍觀:

因為貪污,成了階下囚的洪元生妻離子散。五年后,刑滿釋放的他茫然站在街頭,一輛黑色寶馬轎車緩緩駛到了面前……

囚徒座上賓

1。囚犯成上賓

洪元生走出監獄的大門,茫然地四下看了看。他知道,不會有人來接他出獄的,因為他判刑后不久,妻子小芳就和他辦了離婚手續。他那體弱的老母親,也因為受不了這一連串的打擊,含恨離開了人世。離婚后,兒子洪小望判給了洪元生,現在由洪元生的父親撫養著。父親在洪元生服刑期間來過一次,鐵青著臉對洪元生說以后讓他自生自滅,別再指望自己了。

現在也不知道兒子洪小望和自己的父親過得怎么樣了,洪元生想到這里,不由長嘆了一口氣。正在這時,一輛黑色寶馬轎車在前面路口打了個彎,緩緩駛到了洪元生面前。接著,車門打開了,一個打扮靚麗的年輕女孩站到了洪元生面前,微笑著問道:“您就是洪書記吧?我叫遲麗,是翟總讓我來接您回去的。”

洪元生張大了嘴巴看著遲麗:“翟總?哪個翟總啊?”

遲麗笑道:“洪書記,等到您見到了他,就知道了。”說著,遲麗熱情地伸過手來,要和洪元生握手。

洪元生剛伸出手,猛地看到自己的手掌臟兮兮的,不由得遲疑了一下。

遲麗把這一幕看在眼里,她毫不介意地和洪元生握了握手,然后招呼著洪元生上了車。

從監獄回到自己的家鄉,有六個多小時的車程。洪元生本想自己走到長途汽車站,可仔細一想,現在自己落魄到這個地步,不管這個翟總打的是什么算盤,也不會把自己怎么樣的。想到這里,洪元生上了車。

遲麗熟練地把著方向盤,并不時地與坐在后排的洪元生聊幾句。人精一樣的遲麗絕口不提監獄里的生活,而是向洪元生介紹著家鄉的變化。

洪元生聽著聽著,思緒就回到了以前。那時,他曾是鐵橋鎮黨委書記。鐵橋鎮是縣里最大的一個鎮,又是市區的南大門,工礦企業發達,有幾個龍頭企業在省里都能排得上名次。隨著全國各地房地產熱潮興起,鐵橋鎮也迎來了一撥又一撥的房地產老板。鎮上雖然沒有權力拍賣土地,可是向農民征地拆遷,建設安置小區這樣的肥差還是可以操作的。洪元生正是因為征地收了一個房地產老板的好處費,被人舉報坐了五年牢。

“現在鐵橋那里應該有很多高樓大廈了吧?”洪元生問道。

“是的,全鎮的土地幾乎被圈遍了,只有一個藕糖口還在。”遲麗答道。

藕糖口?洪元生愣了愣。那個地方他知道,藕糖口占地三百畝,加上周邊的荒灘,足有上千畝土地,可那里是鐵橋鎮居民們用來葬祖先的墳場,據說從清朝年間開始,鎮上去世的人就都埋在那里。

二維碼
故事很好,不妨掃二維碼分享給朋友們

記住www.eakvta.tw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國網

上一篇:乞丐公子
下一篇:欲望都市的危情路

腾讯彩票宝哥